【影評】《殺人回憶》(2003)-人,只選擇自己喜歡的答案

 

《殺人回憶》的導演奉俊昊並不是一個多產的導演,在香港也沒有多少人會記得他。但如果說到那套假扮災難片的親情片《韓流怪嚇》,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會對他有印象。

aaa。com

 

10.jpg

撰文:伊藤誠

以偵探片的節奏來說,《殺人回憶》的節奏整體偏快,起伏相當多,但鋪排並不凌亂,加上故事中理性和感性的激烈衝突,令這部電影別具深度。

九十年代末的南韓,是一個社會充滿壓力的年代。當時南韓正爆發大型民主運動,逐步轉型成民主國家的年代。導演很刻意地把當時社會緊張的氣氛加插到電影中間,市民會向總統的車掉汽油彈;學校會教學生面對毒氣時要如何應對;晚上仍要實施宵禁。

《殺人回憶》的故事就是改編自在這個新舊交替的時代發生的真實故事。

06

理性與感性的衝突

整部電影是典型偵探片格局,由兩位主角帶起全部電影,而兩位主角的性格,很多時都是完全相反。《殺人回憶》也不例外,兩位主角分別是理性和感性的代表,但隨故事推進,觀眾會發現理性和感性就像光與影,兩者互相衝突卻又密不可分。

朴度文就是一個深受專制時代影響的警員,自負有一對可以辨別罪犯的眼睛,但查起案來很多時都是靠直覺,總是和其他警員一起,對疑犯又拷打又誘供。其實他並不是一個壞人,只是他認為這樣可以幫助他找出犯人。

07

 

而金相慶就是由首都漢城來的警員,奉命到朴度文所屬的鄉郊小鎮,調查姦殺案。相比起朴度文的野蠻查案方式,金相慶就泠靜得多,雖然他並沒有否定朴度文拷打逼供的查案方式,但他認為證明疑犯為兇手時,必須要有決定性的證據。

兩人的查案方式各有不同。數次金相慶都用証據,洗刷朴度文辛苦找到的疑犯嫌疑。雖然朴度文感到憤怒,卻也無可奈何,因為事實擺在眼前,不可能就是不可能。

09.jpg

與怪物戰鬥的人

雖然兩人查到的線索愈來愈多,姦殺案仍然沒停止發生。金相慶用案件之間的關聯性發現一名少年相當有嫌疑,但又沒有証據,於是把少年的精液送到美國和兇案現場發現的精液對比。在結果未送回來的時候,又發生了一單姦殺案。

金相慶發現受害者是他相識的一名少女。於是,平時泠靜的他,也忍不住地將少年打到血流滿面,更拔出槍指著少年,威脅要殺掉他。此時朴度文及時把報告送來,發現精液樣本不吻合。

尼采說:「與怪物戰鬥的人,應當小心自己不要成為怪物。當你遠遠凝視深淵時,深淵也在凝視你。」

11

金相慶在長期追查殺人犯的過程中,已經累積了對殺人犯的憤怒,而發現少女被殺則是一引爆點。人往往喜歡選擇自己喜歡的答案,即使答案多麼不合理,在強烈情緒影響下更是如此。

被怒火沖薰了頭腦的金相慶已經失去理智,變得像殺人犯一般,即使根本無法証明少年就是兇手,依然決定要把少年殺掉。

此時,居然平時一向衝動的粗人朴度文居然制止了他。朴度文望著少年的眼,也無法知道少年是不是真正的兇手。他發現,今日的金相慶就是往日的自己,明白到單靠情感來選擇答案,只能令自己得到心靈上暫時得到安慰,但對事實根本毫無幫助。

20.jpg

電影的最後一幕,小女孩道出了兇手的樣子其實很普通。金相慶突然發現自己當年的調查是徒勞無功,兇手可能是任何一個人,可能永遠都找不到。

人生也是一個尋找答案的旅程,如果只選擇自己喜歡的答案,人就會迷失,心就會變得空洞無物。雖然真正的答案可能一輩子都找不到,但只要盡了力,就能夠無愧於心。

 

Facebook專頁 : 給我一個看電影的理由 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reasonformovie )

//pagead2.googlesyndication.com/pagead/js/adsbygoogle.js

(adsbygoogle = window.adsbygoogle || []).push({});
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